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凯| 余芒 03 (末世ABO)


·请勿上升真人

·ooc慎入


前文链接


我这个人这么干净为什么老福特就是不放过我


才发现上一章和之前的比起来太过短小,于是急忙再码一章庆祝明天保庆儿上线(什么联系?)


希望食用愉快


2018-08-29

|凯| 余芒 02 (末世ABO)

·请勿上升真人
·ooc+复健慎入

在兵荒马乱的剧场里,有人拨开喧嚣朝他而来。

黑色的影子吞没银色的闪光,甚至于吵嚷与脚步踏起的尘埃都一并陷入沉寂。王俊凯由来人从地上扶起,揽在他腰间的手臂力道并不粗暴,但也正因如此,叫他只是挂在那人身上,而前进不了半步。

身后是前赴后继的记者,身前是目光怨毒的大明星,身边是不明底细的陌生人,王俊凯突然感到一丝恐惧,好似在千里赤地手无寸铁,偏又草木皆兵腹背受敌,而他拖着受伤的腿,疼得眼冒金星汗流浃背却寸步难行。

他其实少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也在这个世界里摸爬滚打了许多年,早就习惯了万众敌对与仇视无数,仗着年轻气盛的无所畏惧,一...

2018-08-26

|凯| 风花雪月 (一)


·原创攻+初次古风+ooc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

乾化二年,梁帝安邦治国,櫜弓卧鼓,造承平盛世。皇恩浩荡,令京城夜市至三鼓㈠以来,不得禁止。故入夜而坊间人来客往,买卖兴旺,衣冠文物,红袖招招,笙歌彻夜,足为壮观。

一·翩跹惊鸿影

灯火烛明悬在檐下梁前鳞次栉比,将大梁生生亮成了一段喧腾难安的漫漫白夜。

“平笙,出都出来了,若还不痛快享受一番,可就是你亏大了。”

将视线从悬于茶楼招牌旁一颗滚圆的灯笼上收回,任平笙边费力从满街的肉味里择出一抹苦香,边张口答应。

“王爷说的是……”

“诶!说了你我不讲这些的啊,先记上罚酒一杯!”

“好。”

任平笙望了眼小王爷同马鬃毛般黝黑的发,应着...

2018-06-09

|赫海| 魔女 03~04

·请勿上升


03


李东海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由于过于期待在魔女的习俗里,成年礼会有什么不同之处而整夜辗转难眠,第二天醒来时间已接近晌午。

他猛地踢开被子,连鞋袜都顾不得穿便往外头跑。

李赫宰因养母病重而离开家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他走前给李东海留好了足够的食物、柴火甚至草药,又里三层外三层地布下魔法结界,千叮咛万嘱咐他小心用火,入夜后不要外出,还交给他一张召唤符纸,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只要将符纸点燃便能把李赫宰从万里之外的魔女镇传送回来。

李东海从被李赫宰收养以来还是第一次和他分开这么久。一个人住在偌大古堡,好几个夜晚...
2018-05-31

|赫海| 斜阳(末世 一发完)


其实这篇在lof发过
我只是来骗评论( ・᷄ὢ・᷅ )

#我是因为你,才爱上这个世界#

01

李赫宰从地上醒来,不知为何变得迟钝的感官等他看着手上黏腻的液体呆愣了许久才意识到那是一滩已经发出腐臭气味的黑血。

他躺在这里应该有些时候了,从泥泞的瓷砖上站起身的动作关节僵硬肌肉却绵软,两条腿不听使唤地朝前踉踉跄跄赶了几步,堪堪扶住离自己最近的物件才没再次倒进一片狼藉中。

手里是一根钢造的长杆子,他又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认出那是挂吊瓶用的点滴架,并由此判断这个破败阴森且到处都散发着难闻气味的诡异场所正是医院。

他记不起来躺在医院地上的原因,凭着仍旧混沌发昏的大脑也没法推理医院怎么会变成如此景象,实际上,他连自己是谁都忘...

2018-05-29

|赫海| 苦肉计

·请勿上升


 一月,上|海滩。


夜。

“海哥,又是李先生的花,你看这……”

他接过一大捧蓝色玫瑰,脸上有瞬间失神。抬眼朝最左边角落里的雅座望去,男人正拿着块绒布擦拭常戴的那副金边眼镜,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便停下动作,穿过舞池和李东海遥遥对望。

“代我谢谢他。”

“好。”

穿着西装马甲的侍者小心翼翼地穿过纵情声色的男男女女来到男人身边,他看年轻侍者俯身凑到男人耳边说着话,便捧着花去到休息室。

走到门口正巧碰上胡蝶,她似乎刚和几位常客敬过酒才回来晚了,脸色微红,额角多了丝汗液增添的光泽。

他和胡蝶一个弹...
2018-05-25

|赫海| 失控

 ·1984背景
·请勿上升

01

02

03

ps.之前在lof发过的短篇就不搬到这边来了,如果有宝宝没看到又懒得找请跟我说,我再慢慢挪 


2018-05-25

|赫海|魔女 01~02

·请勿上升

01

月亮细得像是浓墨重彩的夜空被无意漏掉的一笔,薄薄一层晚云被风带着来,将深夜的最后一抹光亮赶尽杀绝烟消火灭。

黑漆漆的房子院外围着十几棵柏树,高耸阴森,靠着紫色断雾脆弱地连接,把古老建筑围得密不透风匿影藏形。

迷迷糊糊地撑开眼皮,入眼的自然是一片黑暗。幼小的精神世界不堪一击脆弱无比,他立马不安分地动起来,胳膊肩膀碰上冰凉金属卡拉卡拉地响,这才由手臂和腿弯处寒冷的压力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别人怀里。

瑟缩起手脚,他感到轻微的呼吸不畅,慌乱间伸手抓住脸庞边的链条和衣襟,耳边卡拉卡拉地响,接着头顶一凉,便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再睁开眼睛时,身上脏兮兮的破衣烂衫已经换成了缝着缎带的白色衬衫...

2018-05-25
1 / 4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