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我凯| KARRY 02

·未成年设定慎入

·依旧没有任何文笔可言

·前两章没有剧情,剧情发展缓慢请谨慎入坑

·废话结束





我想我不得不多次声明的是,我并非恋童癖患者,没错,我不是一个患者,我下流淫靡的思想只在我的小KARRY那漆黑的眸子停住或随着某个讨厌的运动物体转动时才狡猾地附在他灵魂深处。至于其他的孩子,比他大几岁或比他小几年的那些孩子,不论男女,浮现在我脑海中的第一印象大多是淌着青色鼻涕的、指甲藏满了灰色污垢的、蓬头垢面又不会讨人喜欢只会和你对着干给你找麻烦的讨厌鬼。

 

只有KARRY,尽管他似乎在上个月玩得疯了些,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蜜色,但这毫不影响他在我心中洁白的印象,他与光同在,只是看着他,不,只是想着他,我这肮脏的、混着下水道里只顾吃肥自己的老鼠的腐烂味儿的灵魂就能得到救赎。

 

所以尽管你可能会把我下意识地和那些可恶恶心的试图实践其妄想的恋童癖患者混为一谈,但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的低等生物(当然只对于KARRY来说,其余的无论什么人都是低等生物),只要能想想他看看他就已经是我最大的荣幸,怎么还敢妄想在他那大自然所馈赠的稚嫩的粉色嘴唇上求得一吻,也就更别提什么更过分但也绝对更美好的事了。

 

我猛地打住这香甜的绝妙幻想,视线从我盘子上的一小块鹅肝移到坐在我对面,哦,就坐在我的对面的小KARRY,我们之间仅仅隔着那么一张木头桌子,我轻轻地不发出一点声响地将我的小臂靠在桌沿儿上,几乎都能感受到对面的来自我心尖儿上的小人儿的甜腻的血液流过他那纤细手臂的微弱却叫我心悸的力量。

 

他同样感受到了这边我因竭力压抑着兴奋的手臂的战栗,但他那单纯的小脑袋瓜儿里是想不出我心里下流的臆想的,所以他只是看过来,嘴边的食物汁液还没来得及用他鲜红的舌尖轻柔地舔去,流下来一丁点儿在淡色的唇外,又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停止继续淌下去。 

 

KARRY对我还有点害羞,瞥到我眼中的光芒就怯怯地低下头去,不一会儿又好奇地抬眼看过来,而这时我已经及时地换上一张和善的笑脸,竟意外地赢得他一个羞涩的孩子气的微笑。 

 

我这才注意到他柔嫩的嘴唇里藏着一对儿尖尖的虎牙,为这张纯洁得几乎神圣的脸蛋儿增添了那么点儿调皮和顽劣,绝妙的和谐。

 

我窥视着这个伶俐又善良的小猎人叼住他盘中鲜美的猎物,下意识地模仿起他的动作,举起我脆弱的银叉,看着他将红棕色的肉块送进那张玫瑰汁色的嘴唇里,跟着把自己叉住的可怜的生灵碾磨咀嚼,我没有尝到腥味或是任何罪恶的味道,口腔里尽是我的小仙子身上柔软的甜蜜。

 

这顿晚餐我吃得十分餍足,而一想到未来我会享用很多次如此香艳的晚餐、早餐、午餐,甚至好像永远不会结束的下午茶,我就几乎要压不住我极力反抗地心引力的嘴角,导致两腮的肌肉病态地抽搐了两下。

 

幻想的翅膀一旦展开就难以合上,我突然想到岂止是用餐,我还要教他英文,而且我的卧室就在他的隔壁,就隔着薄薄的一面墙,我的迷人宝贝儿就在那边带着点儿迷糊蹬掉拖鞋将自己陷在床垫上,扯过被子,盖住他瘦小的身子,像只猫科动物满足地从嗓子眼儿里发出毫无意义却能撩起熊熊烈焰的,被口腔暖热了的一句呻吟,他白嫩的脚底就露在外头,任凭空气和灰尘撩拨,他才不管隔壁的可怜的人如何辗转反侧,只顾自己任性的一夜好眠,然后在一道金黄色铺在他蜜色的胸膛时,睡眼惺忪地坐起来,掀开被子,让他那睡得发皱,或许还开了几个扣子的睡衣露出一大片温热的肌肤和清晨的冷空气来一场暧昧的邂逅。

 

我想我们或许可以一起走出房间,再一起走向餐厅,他好奇地看了眼我手中的轻得像孔雀翎毛的满是文字的报纸,然后兴致缺缺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也许时间再久一点,他就会挨在我手边,柔软的胳膊甚至像尚未发育的女童般的胸膛就蹭在我坚硬的胳膊上,提出一个我绞尽脑汁也回答不出的谜题。

 

让幻想的翅膀合上的唯一办法,就是猎人残酷却也没什么威慑力的一声枪响。

 

“我善良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我们心灵手巧的厨娘的一番努力还合不合你的口味,哦,你很喜欢,那太好了。接下来我想说,恩,我们不善言辞的儿子未来可能会给你造成很多麻烦,希望你能把自己去翻阅一本古书的耐心用上十分之一在他身上,我们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欢迎。”

 

这个留着两撇胡子的英国绅士,这个家的男主人的发言严肃死板但又因他悦耳的发音而有那么一点儿动听,之所以只有一点儿是因为我觉得如果他像他要求我的那样,能把二十分之一的耐心用在他聪明俊俏的继子身上,这个小王子早就能说出一口流利又标准的英语了。

 

这位英国绅士的确公务繁忙,好歹是不那么匆忙地用完了晚膳,在和他的妻子跟继子还有我这个莽撞的外来客共处了一支烟的时间,套着擦得锃亮的意大利名牌皮鞋的脚尖儿就歇不住地往地毯上打起节拍。

 

我们简单地聊了聊文学,这实在是无趣得狠,我想那个一言不发的可人儿也是如此想,虽然这叫他的继父对我的学识感到满意和一丁点儿的佩服,但我还是不愿赘述半句以惹来KARRY的厌烦。

 

终于,这个早已坐不住的男人接了个电话就爽快地站起来,膝关节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皮鞋一阵叮叮当当,合着我内心响起的一首欢快的小曲儿渐行渐远,接着没多一会儿,王夫人追随着这聒噪的声音,也离开了这个空荡荡的房子。


为了不叫我的剧烈的心跳和沉重的呼吸打破这美好的沉静,我清了清沙哑的嗓子,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像个向心仪的姑娘搭讪的傻小子。

 

“或许你感到累了,这个时间该叫一个懂事的小家伙乖乖睡了。”

 

KARRY坐在凳子上晃荡着他那两条找不出一点儿赘肉却又肉感十足的小细腿儿,两只小手撑在他我早先就注意到了的挺翘的屁股后头,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好像他也是头一天来到这个家里,对一切都感到好奇。

 

他终于看向我,在这个冰冷的空房子里,最热的、最沉甸甸的我,下巴微微仰着,小幅度地摆动着,引诱着我轻柔地摸上去或是粗暴地掐住,摩挲那片滑腻冰凉的肌肤。

 

“然而,先生。”我的夜天使一开口就叫四周寂静下来,钟摆的噪音比我心跳慢一拍,渐渐模糊成耳鸣,我瞅着他一张一合的抹了蜜一样的小嘴儿,生怕漏听他一句。

 

“我大概不是个乖孩子。”







感觉我越写越暴露我内心的变态……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68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