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我凯| KARRY 03

·未成年设定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我竟然差点儿忘了,尽管面前的小人儿长着一张孩童般稚嫩的脸蛋儿,可他确确实实已经13岁了,一个会因为黑夜的来临而亢奋的叛逆少年是不会在晚上九点钟乖乖睡觉的,尤其是当有个年长者啰里啰嗦地委婉要求他去拥有过于健康的生活习惯之后。

 

这个仍然充满了活力的少年就这样坐在那儿,依旧晃荡着他的两条腿儿,只是那行为在我眼里突然不再是他闲不住、无法那么傻坐着的孩子气的表现,在我眼中,仅仅在我的眼中,此刻蓄满了成人世界的危险味道。

 

他毫无自觉,我真的很讨厌他这一点,如今依然讨厌着,可与此同时的,我又无可救药地爱着他的无自觉,现在也依然深爱着。这个神奇的小家伙,让我一切矛盾的心理都变得像猫儿追着线团儿跑个不停、狗儿为了一盘子狗粮而摇首摆尾一般再自然不过了。

 

他不再开口,就好像蝴蝶落在上面,他一张嘴,就会散发出阵阵花香引得那美丽又肮脏的节肢动物恨不得钻进他那小小的肚子里一探究竟似的。

 

“或许,你还需要一杯牛奶,让它和充足的睡眠帮你蹿一蹿个头儿。”

 

“我当然会长高的,先生,只是,我认为现在时间还早。”

 

他恪守着他一句我一句的游戏规则,说完自己的就仰起脑袋微微笑着,看上去狡猾极了,似乎在盼着我想不出一句应对他的话而因此困窘难堪。

 

“可你瞧瞧,你现在才到我的胸口。而且据我所知,虽然不是全部,但大部分的亚洲人总要比我矮上几分。”

 

我可不是个蠢蛋,任何时候,都不能把决定权交给这个诡计多端的小美人儿,尽管他的语气一直像个乖巧的想要撒娇的孩子,还带着那么点儿羞涩跟尊敬的生疏,但我也听得出来,他小大人儿似的,试图和我像两个成年人一般平等地交谈。

 

我不能像他希望的那样问出一句蠢话,天知道我去问问他想做些什么后,他会跟着迫不及待地提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也许那些个要求会让我兴奋、叫我跃跃欲试,并有机会在实践当中掺进我的私心去满足我的私欲,但也无法否认,那一定是危险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可不能轻易冒险。

 

这个小家伙,他长着一张天真无邪的漂亮脸蛋儿,可本质上绝对没有那么乖巧老实。我的心跳突然加快,因为这就等同于是一个精致昂贵的漂亮人偶偏偏生了颗玲珑剔透的带着那么点儿恰到好处的邪恶因子的小巧心脏。他不甘心被你随意观赏,总是想着法子地给你制造些难题,给你枯燥的、千篇一律的生活添上他独一无二的妙趣横生。

 

这让我感到空前的兴奋,一股热乎劲儿从我身下难以启齿的地方猛地窜上来,等等,我必须要让它停在脖子以下,可不能叫这个迷人的小鬼看穿我的心思。

 

不过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好像也没有心思细细观察我,他抿着嘴唇,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我想我大概是不小心戳中了他的弱点,可我此刻却没有一丁点儿想要偷笑的得意心情,因为他突然瞪着我(我不知道说是瞪合不合适,因为他的眼神虽然本身没有攻击性,但却让我的心脏受到猛烈一击),他眼里并没有泪,却仍然水润且闪着楚楚可怜的光泽。

 

我满心地想着该怎么去安慰他,我想我的的确确是个蠢蛋,这个可人儿哪里有我这些龌龊的思想,全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我该哄着他捧他在心尖儿上,而不是那样伤害他。可我理智的大脑却又及时地发布号令:不能让他觉得他正占据着有利位置,娇宠着他只会让他越来越不把我当回事儿,我必须有个大人样儿。

 

我的小美人儿并没有掉下眼泪,但我却确确实实听到了哭声,KARRY趁着我被哭声吸引过去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的一秒单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我的心瞬间化成了蜂蜜水儿,甜的、黏腻且温热的,迅速地包裹住我体内的全部内脏,哦,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家伙。

 

“也许,我们这位能干的哥哥能带我去看看这个被冷落了的小婴儿,来到这里我却还没有见过这个家里重要的一员,真是太不应该了。”

 

我微微弯下腰,去效仿一个绅士的优雅有礼,恭恭敬敬地行上一个礼,却是十分滑稽的效果。幸好我这个龌龊的猥琐小人模仿得还算是差强人意,好歹让KARRY露出了一点儿笑模样,不过他还装作是不满意似的,手撑着椅子跳下来(其实他坐在那儿是可以双脚着地的,但他总是喜欢蹦蹦跳跳,这个可爱的Bunny),双手扯了扯T恤的衣摆,遮住了他不曾露出来甚至连要露出来的迹象都没有的平坦的小肚子,却让我得以卑鄙地瞥见他漂亮笔直的锁骨。

 

“Carey已经14个月了,早就不是婴儿了。”

 

KARRY小声嘟囔着,但是很有底气,也许他是在好心不说穿我对这方面知识的匮乏跟无知,不叫我难堪得下不来台。这个善良可爱的小家伙,他这点儿幼稚的小心思搅得我理智的大脑几近崩溃灭亡。

 

Carey的房间在三楼,KARRY善解人意地走在了前头,我不敢再开口惹得他恼羞成怒,只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他那光滑的、有着向我的方向弯曲凸起一小块儿柔嫩肌肉的小腿,我一边想这么娇嫩的肌肤大概再过几年也长不出几根稀疏的汗毛,一边想将我粗糙却温热的手掌贴在甚至整个包住那蕴藏着小小爆发力的脆弱肌肉上该有多么美妙。

 

“她已经走了(大概是指那位保姆小姐),Carey应该睡着了才对,该不会是饿了吧。”

 

幻想使时间加速,我发现自己已经站在Carey的房间里,KARRY也已经站到了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床边,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床上仰面躺着的那个小娃娃伸着两只肉呼呼的小手哇哇哭着,不过我猜得到,那是我的宝贝儿软糯的声音透露给我的:他一定是皱着两条毫不女气的形状姣好的眉毛,垂着他那长长的、遮不住眼中不安的睫毛,也许还嘟着小嘴儿,不过我希望不是那样,因为那会浪费掉我一次亲吻他的绝佳机会。

 


 








TBC

还有一段,合在一起发就说我有敏感词汇分开就没问题也是神奇……

评论 ( 1 )
热度 ( 54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