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我凯| KARRY 04

·未成年设定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对于我来说,KARRY不仅仅是我宣泄情欲的遐想对象,也是我灵感的源泉,是我的缪斯女神,仅仅是想象他或喜或嗔的样子,我的文字就不会枯竭。

 

所以我根本不会介意在这样一个惬意的午后,他赤足潜入我的房间,叫我没法静下心来继续写这本和他比起来无聊又糟糕的小说。

 

只要知道他在这个房子里头,和我存在于同一个空间,我可以呼唤他,虽然他不一定会过来,但他一定能听到,我的声音可以存在在他耳朵里,我的呼吸可以兜兜转转即使被其他气体混入淡化,也早晚会进入他的小小领地。只是想到这些,小说随时都能写下去。

 

“或许你有话对我说。”

 

KARRY依旧是那一身半袖T恤配短裤的打扮,可越是如此简单的打扮,就越突显出他的脸蛋儿是多么出众,这个特别会利用自己的优势的机灵鬼,叫人怎么能不喜欢。

 

“我明天就要开学了,那将是我进入中学的第一天,您知道的,我想,恩,在大家面前,表现得更好一点,我是说,说得更好一点……”

 

他倒是没有绞着手指或是盯着自己的脚尖儿,看得出他想表现得从容自如,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在我面前他总是那么争强好胜,一点儿也不肯在气势上输给我,可实际上,我也是该死的,非常愿意让他百战不殆。

 

我瞄了一眼他掐着衣角的指尖,只是匆匆一瞥都能发现那儿透着粉红,我再次感叹面前这个被上帝格外宠爱的天生尤物。

 

“其实你说得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偶尔发音会被人发现你的外行,这没什么,就像我现在还是没有办法说清楚你母亲的名字,哦,说到这个,我还不知道你的中文名字。”

 

“等你让我的发音听不出是个外行的吧。”

 

他这回倒是没有狡猾地笑出来,反而很是严肃认真的样子,我想,也许他认为这样的等价交换要好于单方面的他有求于我,这种形式上的平等总是让他感到满足。

 

“好吧,成交。现在,过来,小家伙,你可以先说给我你明天打算说的话。”

 

“我想总该是要自我介绍的吧,比如,恩,你好,我叫KARRY,今年刚刚和母亲一起搬来这儿,我们做朋友吧。”

 

“很好,简洁明了,不过,离我近点儿,对,张开嘴。别这么看着我,虽然我不是英文教师,但总是了解自己的母语的。”

 

我揽过KARRY的肩膀,让他软乎乎的大腿正好抵上我坚硬的膝盖,我的手也就那么顺势搭在了他的肩上,大拇指按住他的下巴撬开他的小嘴儿,其余四指就那么轻轻扶着他的颈侧,叫他微微仰起头来。

 

我手上腿上感受到的全是软绵的触感,我不禁担心他会不会因为用了一点儿力度的揉捏就变了形,然而我皮肤上的侦测器在感知到他嫩滑的微凉的肌肤的瞬间就对这奇妙的触感爱不释手。我小心翼翼地捏了捏他脖子后头薄薄的一层软肉,我想如果我能看到的话,那上头的一小层绒毛恐怕都立了起来,因为他确确实实因为我的触碰而小小地打了个哆嗦,我的天,这个敏感的性感少年。

 

“好,现在再发一遍那个卷舌音。”

 

他张着嘴,让那条粉色的舌头往上卷着,舌尖尖尖的,像某种野兽的幼崽,可爱也危险。我不顾他小小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抗拒,就那么把食指跟中指放进他狭窄的口腔,夹住他柔软的舌头,他凉凉的唾液像长了四肢一样缠绕上来,我用指甲轻轻搔了搔他我觊觎多时的舌尖,示意他让舌头往里使劲儿。

 

他的两只小手虚虚地把住我的,没有明显的推拒,似乎只是想找个着力点,同时也让我对他的触碰更加得心应手。

 

他满心信任我的教学,丝毫没有意识到我行为中明显的性暗示,他与我的竭力引导背道而驰,一本正经地努力配合我手指的动作,认真地学习怎么让舌头待在它应该待的位置,实际上是我希望它在的位置。

 

我的指间全是柔软的、湿润的触觉,而我苍白的两指间那滑腻的红色小舌又造成过度的视觉刺激,有时我也难以自制地动作狠了点儿,指尖戳在他薄薄的口腔内壁,戳得他脸上鼓出个小尖儿,他就皱着眉头手上使点劲儿,拿那剪得短短的指甲抠住我的肉,让我的手腕感觉像是被猫挠了一下似的,不疼,却火辣辣的。

 

时间稍微久了点儿,他口腔内分泌的唾液快要流出他那张漂亮的小嘴儿时,他就用力抓住我的手咽下一口唾沫,舌头自动卷住我的手指,喉咙间还会发出一点模糊的哼声,引诱我也跟着咽起了口水。

 

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眼尾调皮地上扬,看上去却格外委屈,眼神马上就要变得se情跟茫然,我这才想起应该适可而止,装作很满意的样子点了点头,抽出两指,看他揉了揉发酸的腮帮子有些不满的样子被他可爱得差点儿笑出声来。

 

“都是口水啊……”

 

他怯怯地说,看上去格外嫌弃自己的口水蹭在了别人身上,我却不大在意地看了眼自己湿漉漉的指头,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

 

“我都不嫌弃你的。好了,现在应该不会有同学听出你的外行了。”

 

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我惊讶他竟然是个这么容易就被哄开心了的单纯的孩子,不过当然,无论是这个天使一样的KARRY,还是狡猾的、早熟的KARRY,都对我拥有同等的吸引力。

 

“谢谢,我想,比起告诉你我的名字,还是一些其他的、实在点的回报更合适。”

 

他皱着眉头开始努力思考,我笑了笑,却没办法在看着他这么认真的模样时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你吃甜食吗?”

 

“偶尔。”(他那一幅想到了个好主意的、突然兴奋起来的、熠熠生辉的小脸儿当真没法让我说出个不字!)

 

“那太好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能知道你的名字。”

 

他对我的突然认真似乎感到奇怪,他当然不知道我的执着是幼稚还是浪漫,不过还是凑了过来,小小的身子软绵绵地倚在我的书桌前,展开我先前揉成了团儿的一张草纸,拿过笔在纸上一笔一画地写出对我来说有些复杂的三个汉字。

 

他故意放慢了速度念给我听,我有模有样地跟着学,和王夫人那时完全不同,我对这三个字的发音还算标准,连这个严肃的小老师都吃了一惊然后别扭地表扬了我两句。

 

“我也想写。”

 

我开始得寸进尺,他又奇怪地看了看我,瞅瞅我握着笔等他覆上来的手,突然来了劲儿似的踮起脚尖儿扒在了桌子上,整个人几乎是窝在了我的怀里,瞬时我的鼻间全是他身上那股清新的甜味儿。

 

他软软的小手有些粗鲁地把住我的,动作绝对说不上是温柔,反而是有些蛮横地扯着我的手东奔西走,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看上去很蠢而且并不好笑,却叫他笑得几乎要趴到地上去。

 

我揪着他细瘦的胳膊让他老老实实地站好,侧过身子把那张发皱的纸举了起来,认真比较了下他自己写的字和同我一起写的字,竟然也发现不出有什么大区别。

 

我怀着一点儿坏心眼老老实实说出了我的想法,KARRY立马就急了,跳过来嘟囔了一句中文,抢过我手中的笔,在他先前写的那个下边写了个大大的100,然后又在后面那个画上个大大的零蛋儿,幼稚地发傻,傻得可爱。

 

他仰着小脸儿一副得意洋洋的、我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实际上如果我想挫挫他的威风或是让他慌乱害怕,甚至让他发着抖啜泣出声,再不得不说出几句求饶的好话来让我手下留情,那我有的是法子,但是为了更长远的未来,为了能让这个性感尤物能从心里上依赖我甚至爱上我,我还不能鲁莽行事,所以说,我现在也的确拿他没办法。

 

我装作被他打败并格外失落的模样逗得他笑个不停,小小的身子栽倒在我的臂弯里,浑圆挺翘的小屁股蹭在我左边大腿内侧发着颤,我一口气梗在喉间,却不舍得让他离开我一点,尴尬地用笑声掩盖变得粗重的呼吸,握住他细得过分的小手腕帮他稳住摇来晃去的身子。

 

“你真有趣,实际上,你根本不在乎这些的。”

 

他终于能止住笑声了,用那只我没能握住的小手抹了下眼角的湿润,微微侧着头看向我。

 

“可你还是认真地配合我了,你很奇怪。”

 

我有些惊讶他既拥有幼稚的行为又有着如此成熟理智的思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看着他笑得红润的脸蛋儿和同样像涂了层红的妩媚眼角,直到他用那种他特有的发音方式,撅起他的粉色小嘴儿。

 

“但是我喜欢。”

 

我的心脏被他揉碎了又重新拼起来,每个角落都跟漏着风似的让我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一时间竟然难以分清他口中的喜欢是哪种喜欢又是喜欢什么,感官都被蜜糖糊了个严严实实,只有心脏还运作着,却还被他掐在手心儿里。

 

“谢谢你的特别课程,我想,我现在应该去准备给你的礼物了,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空着肚子熬上一会儿,不过,不会很久。”

 

他不着痕迹地从我松懈的禁锢中逃了出去,双手背在身后很是乖巧地向我下达命令,我的五感终于解禁,于是干脆地听从了他的安排。

 

我的小指挥官心情很好地一蹦一跳地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瞅着他早就消失不见的背影瞅了很久,我自以为已经摸清了这个小朋友的脾性,自负地想自己能凭借比他多出十几年的人生阅历掌控他的一切以便能对他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然而好像他才是真正掌控了一切的人,随时可以干脆、却又暧昧不明地向我发出挑衅。

 

我脑子里的糖块儿混着一丝苦涩,但却别有一番风味。我低头看着自己的两根指头,果断地伸出一根来,让我舌头上的唾液涂了薄薄一层上去。

 

不久的后来我得知了KARRY中文名字的含义。

 

英俊的胜利者。

 

我收回我挑剔的舌头,一边谴责我的下流行径,一边陶醉在残留在我指尖的属于那个性感少年的香甜气味儿。

 

虽然单就外形来说,用一个英俊去形容他未免太过苍白,但他的确是战胜了我所有的感官,以及曾经坚定又强大,如今却在他漫不经心的撩拨下溃不成军的道德和良心。

 

只要他想,任何人都将臣服于他。

 

这个绝对的胜利者。

 






TBC


被老福特搞死……

评论 ( 12 )
热度 ( 66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