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all凯| 孽 02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本章算是交代下设定,略无聊

·OCC慎入






王俊凯跟我一样也是被捡回来的,只不过他更早些,杨教头说,他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时那还是个小鬼,十二三岁的样子,个子还不及他胸口,干瘦干瘦的,到还不至于黝黑,但也绝不白净。

 

就是那么个黑瘦的孩子,在街巷的角落里,挨着几个圆台形的垃圾桶和四五个年龄相近的孩子撕打得头破血流。

 

“我是什么样的人物,一瞬间竟然也被这个小鬼唬住了。”

 

杨教头将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一颗,扯着领口,猛摇扇子往里头灌风,“一时间都分不清他手上的是黑泥还是血,反正脏得好像五官都糊成了一团,可就那一双眼睛,那里头的光叫人看一眼就忘不了。”

 

杨教头的语气跟以前炫耀自己楼里姑娘的老鸨差不了多少,要非说哪里不同,应该就是他的语气里头还有那么些真心实意的艳羡。

 

“那眼睛里头就跟生着火似的,把周遭的一切都烧了起来,躲不开避不及,更没法浇灭了,他就那么烧着,一拳拳挥出去,一次次栽倒,烧不尽一样,粗粗喘着气,又叫嚷着冲上去。”

 

我实在是没法将那个猛兽一样的王俊凯和在灯光下独自弹着钢琴的翩翩公子联想到一块儿,杨教头看着我满脸不相信的样子,只是摇摇头,好像我是块朽木不能雕似的,叫我面子上也有些过不去,便又追问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啊,我嚷嚷着警察来了,那几个小子就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我家小鬼还不解气似的薅住其中一个的衣领子就往脸上揍,不过到底还是体弱了些,被人家一推就倒在了垃圾堆里。”

 

“老杨,酒到了。”

 

“哎,好喽,放在吧台那儿吧,耗子,去收拾下。”

 

“今儿可得让小野猫儿陪爷喝酒了啊,老子都等了小半个月了!”

 

“是了是了,今天啊,一定不能惯他那个倔脾气了哈哈哈。”

 

“倔点儿好,咱们就稀罕倔的,带劲儿!”

 

“好嘞,小子,你也去帮忙吧。”

 

“后来呢?”

 

我抻长了脖子去问,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对王俊凯的过去如此挂心,杨教头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头也不回地随便打发我一句便一头扎进他的铜钱与美酒中去了。

 

我瘪瘪嘴去帮耗子的忙,耗子个子要比我矮,却要瘦上很多,脸色发灰,乍一看一定会被当成是个瘾君子,不过他只是长期营养不良,现在怎么吃都吃不胖,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耗子跟我穿的不一样,我在酒吧里做的是类似酒保的活儿,说是类似,原因在于如果有客人看中了我的皮相,我也是要到下面去,陪客人喝酒聊天的,也就和酒吧里大多数的男孩子一样,穿着黑色西装马甲,勒出细腰翘臀,吸引那一个个摇钱树上门来。

 

耗子因为被杨教头说长相太不讨喜,尖嘴猴腮又丧气,也就不常待在这大厅里头,平日就是干干清扫的活儿,客人在的时候就守在休息室里头,不过他更多的时间还是出去“赚”钱。

 

“老爹的话信不得,他把小凯当宝儿,跟谁都要炫耀,结果有的事儿就越说越玄乎。”

 

老爹是说杨教头,他收留我们,又给我们工作,这里的孩子都喊他老爹,只是我才刚来不到三个月,还羞于开口。

 

“那你知道些什么喽。”

 

耗子这个人除了好偷鸡摸狗的毛病就剩下好卖关子,什么事情你越想知道,他偏偏越要磨你,不过他怕被激,你一激他,他就恨不得把肚子里所有的秘密都掏空了给你。

 

“呵,我是那种说大话的人么!你要知道,我可算这儿元老级的人物了,老爹把小凯带回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耗子从箱子里拿出一瓶酒握在手里,瓶口冲着我点了点,满脸的得意,我不禁被他瞪着眼睛的样子逗笑了,忙说,“那你倒是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老爹从不让人碰小凯么?”

 

我大概能猜得到其中原因,所以不是很感兴趣,但是看到耗子那一脸神秘莫测的模样又不好意思拆了他的台,只能装作好奇的样子追问他。

 

“因为有个有钱的老头子罩着他,小凯的衣食住行,所有的钱都是那个老头儿给的,他自己知不知道我不清楚,因为这些钱都是经老爹的手,所以老爹只让小凯弹琴,从不让他干咱们这一行。”

 

这和我猜的差不离,王俊凯生得这么漂亮,天天待在这个圈子里头却能出淤泥而不染,就算他自己性子再傲也拗不过金钱和权力,定是有什么人在护着他。耗子看到我眼中的了然感到很无趣,却仍十分执着地要向我“泄密”。

 

“你知道那老头儿姓什么吗?”

 

“姓王?”

 

“王俊凯这个名字就是那老头儿取的。”

 

“不会是小凯的亲戚吧?”

 

耗子猛地懵住了,他眨巴眨巴那双浑浊的小眼睛又搔了搔头,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正要问他,却被杨教头叫去对账了。

 

我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不禁想着,再见到耗子一定要问问他关于王俊凯和吴亦凡的事,他知道是好,不知道也可挫挫他的威风。

 

自从见到吴亦凡,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我总觉得心里头生了个疙瘩似的。王俊凯虽然有时候有些小孩子心性,但对待生人总是礼貌又安静,像昨天那种出风头逞英雄的事并不是他的一贯作风。

 

王俊凯正倚着车窗闭眼歇息,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两条胳膊交错地环在腰间,小手紧紧地揪着衣服,看上去很是痛苦,但看到他似乎不想被人看破的隐忍模样,我又实在说不出口关心的话。

 

    我从后视镜里瞅着王俊凯一张精致的俊脸在斑驳光影下忽明忽暗,做贼一样心绪不宁地时不时左右张望来掩盖自己的真心。

 

那天后,王俊凯要养伤,钢琴就一个多月都没人去碰,客人本该是对既少了音乐营造的气氛又缺了美人欣赏这件事感到十分不满的,好在王俊凯主动提出要帮我的忙,在吧台和后厨间穿梭,收拾用过的酒杯,这让大家伙儿有了从未有过的机会能和他谈天打趣,倒也是有了新的乐趣。

 

吴磊再没有来过,王俊凯也就暂且轻松了一阵子。


其实按耗子的说法,吴磊和王俊凯刚来的时候那些客人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王俊凯刚到这里虽然还是个小孩子没长开,但身上那股劲儿是这里的孩子都没有的,也不知怎的就是格外的吸引人,总有人心里头痒痒似的老想着摸一把,王俊凯摔了几次杯子,杨教头和客人聊了几次后,也就再没人招惹他,想来,那个罩着他的老头儿应该是个顶厉害的人物。

 

而吴磊,也只不过是强占了离钢琴最近的位置,一动不动地看着王俊凯弹琴罢了。只是吴磊生得也漂亮,白白净净眉眼带情,时不时也有客人误把他当做兔爷儿戏弄一番,结果是被吴小少爷狠狠收拾一通,虽然店里有些损失但事后也都给了赔偿,再说王俊凯也不该担心店里盈亏才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忌讳起吴磊来,几次三番想赶走他。

 

这回倒是赶走了吴磊,却没想到等来了吴亦凡。

 

吴亦凡今次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宽肩窄臀配上一双长腿很是打眼,但这里的人看他的眼神却大多都是嫌恶。他身后只跟了一个人,看上去不像是军人,大概只是个跟班儿,手里捧着个花篮,里头还放了瓶酒,他还没走到吧台,杨教头就慌忙迎了过去,笑眯眯地接过了花篮,转身把酒递给我,我拿在手里看了看,大概是很名贵的酒,一溜儿的洋文,我从来没在酒吧里见过这酒。

 

“前几天多有得罪了,今天特意来向杨老板赔礼。”

 

“吴大少爷言重了,一点小摩擦而已,还让大少爷亲自过来,真是折煞我了。”

 

比起来赔礼的吴亦凡,杨教头的语气听起来更是卑微客气,我在心里嗤之以鼻,后头的王俊凯却嗤笑出声,厌恶极了似的往休息室的方向走。

 

“之前他落在我那里一样东西,我去还他,小李,你在这等着。”

 

吴亦凡将他的跟班留在大厅,自己随着王俊凯的步子往休息室走,他步伐稳健,不急躁也不拖沓,单手插在裤袋里,样子得体且优雅,鞋跟敲在地上的声音似乎都跟我们的不大一样,在这喧闹的大厅里也格外响亮。

 

杨教头站在原地急躁地搓着手,瞥了眼吴亦凡的跟班儿,偏着头嘴上叫我把花篮放在什么地方,实际却偷偷使着眼色叫我跟过去看着。

 

我点点头,手上忙个不停,吴亦凡的跟班儿并不是单纯地站在那里等,实际上在看着我们,不许任何人去打扰他的主子办事儿,我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才不动声色地离开吧台往休息室走,手搭上门把却只听到咔嚓一声,门被从里头落了锁。

 

我突然感到有些慌张,身后似乎有道灼人的视线而且离我越来越近,我立马松了手转身离开,休息室有后门,虽然平日锁着,但好在我有钥匙。

 

急急出了门钻进巷子里,脚步缓下来平复呼吸,我瞄到后门边上的小窗户,打算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闯进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碰上吴亦凡就觉得心里头慌张得狠,好像心里还住了一个小人儿,强烈厌恶和抗拒着他接近王俊凯一分一寸。

 

窗子开得高,我拖来被丢置在后门的装酒的箱子踩了上去,手里摸了几层黑灰,不过好在玻璃还算干净。

 

休息室并不大,里头只有一个分出好几个隔间的衣柜和一张床,中间的一小块空地上乱糟糟地摆着三把椅子,其中一把上坐着吴亦凡,王俊凯则面对他站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想来脸色该不会好到哪里去。

 

两个人似乎说了些什么,王俊凯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不过是那种不动声色的激动,他两脚一前一后地站,上身微微前倾,两手该是攥着拳向后使劲儿,活像只被侵占了领地的黑猫。

 

王俊凯的声音透过两层厚玻璃打在我耳畔,我没听清他的语句,却将他颤抖的尾音和满腹的委屈听得真切。

 

吴亦凡猛地站了起来,一步就站到王俊凯身前,长手一伸便将王俊凯压倒在床上,高大的身形将王俊凯整个人覆在身下,三两下就将他压制的动弹不得,我捏紧了手里的钥匙随时准备冲进屋子里,那两个人却又迟迟没有动作,就那么僵持着,搅得我大脑缺氧,快要被憋窒在自己的妄想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双脚都要开始发麻,屋里的人终于有了动静,吴亦凡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王俊凯,我也才得以瞥见床上的人衣领大大地敞开着,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肤和一道浅浅的淡红色伤疤。

 

他将王俊凯拉起来坐着,自己则单膝跪在他脚边,拢了拢王俊凯白色的衬衫却没将扣子扣上,王俊凯一反常态地只是安静地坐着,微微低着头,视线正好能和吴亦凡的撞在一块儿。

 

他们交换了一个并不绵长的吻,接着吴亦凡站起身来,却突然看向我这边,我心里猛地一凉,尽管并不能确定他是否看到我,还是心虚地躲了起来,等我再看过去的时候,他那一瞥早就收回,人也已经走到了门外。

 

我有些腿软地爬下了箱子,把钥匙揣回到裤兜里,磨磨蹭蹭地绕回前门回到酒吧大厅,杨教头在客人间穿梭忙活了一阵才看到我,他很是厌烦的模样瞅了我一眼便又继续活用那一张巧嘴,我只当没见到似的站回到吧台里,对着凑上来的男人的脸谄媚地笑。

 

我对自己的惊慌和心疼感到好笑,只有那样的人配得上王俊凯,强大又俊美,能护他周全,保他无忧,我先前还抓死了王俊凯对他那点儿抗拒情绪来自我安慰,乐观得忽视了自己这一副不成体统的浪dang模样。

 

我突然回想起来他俩结束一吻后对望着的缠绵眼神,眼前因为玻璃窗阻隔的一层灰色模糊忽地退散开来,我直直地看进那双眼睛里,明亮却也哀伤,满溢着深情与凉意,眼尾红得像雨后的桃花,朦朦胧胧且藏了万种风情。

 

那眼里没有我。






TBC


想让yz小哥哥出场可是进度就是快不了我很痛苦……

纠结正攻中……

周末洛丽凯预告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