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我凯| KARRY 10

·未成年设定慎入

·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这是我第一次进到KARRY的房间,可我却不能有多余的心思去观察房间的布置摆设来揣摩他的喜好。

 

我的宝贝儿坐在床边,双手抓着衣角将上衣掀起来,露出他平坦白净的小腹。

 

他淡色的汗毛在半暖不凉的空气中瑟瑟发抖,阳光在上面镀上一层金,纤细柔美的腰腹上好像裹了层薄膜,等着我耐心地揭开,好将那藏在上衣阴影下的一对儿红嫩果实瞧个真切。

 

这是多么美妙动人的一幅画,如果没有那块碍眼的红色淤伤,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我涂着药膏的手刚一碰到他光滑细嫩的肌肤,他就弓起背往后瑟缩了一下,小脸可怜兮兮地皱着,咧着嘴儿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

 

他的两个眼圈儿和鼻尖都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一两滴泪珠,看上去难以负重,几乎要盖住那双水盈盈的眼睛。

 

一开始他只是无声地掉眼泪,一颗颗透明的珠子垂直落下,生怕伤了他脆弱的骨肉,小心又迅速地,一刻也不留在脸上。后来,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委屈,从嗓子眼儿里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奶猫一般的哭声,每一声呼吸都虚弱地扯着我的心脏。

 

我不敢抬头,只盯着那块红肿,直到我眼底也映上暗红,这才握住他的两只手,让它们从胸侧落到腿上,上衣也随之盖住了他年轻性感的身体。

 

我颤抖地抬起头去看他,他眼里的委屈难过撞碎了我本就凄惨可怜的语言能力,而他却被我这一眼看得更加难过,由小声啜泣直接皱起鼻子哭出声儿来。

 

“怎么了?还有哪里疼吗?”

 

我盯了许久他和泪珠一般剔透的脸蛋儿,一回过神来,就急切地问道,却是逼得他将一颗颗眼泪珠子连成了串儿,终于是抬手捂住嘴巴才没叫音量放大,可不管我问他什么,他也只是摇头不说,急促地喘息着,听得我整颗心都被勒紧了,每一次跳动都震动着五脏六腑跟着疼。

 

他把一张白净的小脸儿哭得通红,五官委屈地皱着,眼睛下面两道细长的肌肤纹路向上弓起,像被父母遗弃了的幼年虎崽儿,让我抛弃一切常识偏见,只想把他搂进怀里,用我的胸膛掩住这叫人心碎的哭声,哪怕会叫他尖利的犬齿磕得血肉模糊。

 

“我,我从来,从来没有……没有那么生气,过。”

 

他哭了好一阵儿,叫我的眼睛都开始跟着酸涩肿胀,他急急地喘着气,努力叫自己吐出不完整的句子,期间还打了几个哭嗝儿,用手背胡乱地擦了把眼睛,将眼圈儿揉得更红。

 

“我不明,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他要那么讨厌我,能,能说出那些话,我……”

 

“他是个混蛋,亲爱的,毫无疑问,他不学无术又狂妄自大。”

 

“可我,我,我一定是不够,不够好,才叫,叫他对我,我国家的,人,都有,不,不好的印象……”

 

“去他的种族歧视,我的天啊,亲爱的,你没有错,你和你国家的人们,都没有过错,是他,那个脑子经历过瘟疫的蠢货……”

 

“我,我也有忍耐,可,可是还,是……我也伤,害了他,他,呜……”

 

我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受,也难以找出一个比喻来描述这个孩子温柔善良的内心到底有多么美好,我只能看着他,尽量叫我的心疼和爱欲不要流露。

 

他的小手按在胸口,大眼睛眨了又眨,试图将泪水甩干,他努力平稳着呼吸,小口小口地呼气,两颊的红终于退散成淡色的粉。

 

“我很,很开心。”

 

“什么?”

 

“从来没有人,因为我,露出那么担心和愤怒的表情,也没有人,会,会听我说这么多,听不懂的话。”

 

“我亲爱的,你要知道,为了你,这些都算不了什么。”你甚至值得女王向你屈膝,而这仅仅是为了听到你的心跳,确认你的存在。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恩典。

 

“谢,谢谢你,我好多了。”

 

这个孩子,是啊,他还是个孩子,他为了不叫我担心,才将事情的经过大概告诉了我,却又不像个孩子一样,讲出那些委屈的细节叫我心疼,他不是为了在我这里求得安慰,而是在安慰我的不安,你看,他最后说的都是感谢,尽管我什么都没做。

 

他就坐在我面前,我们各自有一只手交叠在一起,我们联系在一起,我却仍然觉得他孤身一人,他坐在床上,坐在空气里,坐在宇宙间,他孑然一身,发着光,冒着热气,毛孔在瑟缩,汗毛在战栗,他被星际包围,又被黑洞吞噬,他孤身一人。

 

我突然感到害怕,他太孤独,不管周围有多热闹,他仍旧一个人孤独,这让他好像并不是人类,不属于地球,早晚会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却无能无力,一切的挣扎妄想都是徒劳。

 

我害怕了。我颤抖着把住他的两条胳膊,向他下跪,吻上他的眼睛,将一滴咸涩的眼泪吞到肚子里去,这样就算他会消失,也仍活在我体内。

 

我感受到薄薄的一层皮肉下,一颗黑色的眼珠在转动,有些不知所措,又渐渐平静下来。他的皮肤光滑柔软,眼睛因为刚哭过,又多了罕见的温热,我情难自禁地嘬了一小口他那好像散着香味儿的皮肤,轻轻地、迅速地,不叫他察觉地离开。

 

“KARRY,晚饭准备好了……啊,您回来了?你们在干什么呀?”

 

我发誓,没有比此时的Barbara小姐更读不懂气氛的人了。

 

我拼尽全力压下一个白眼,转过头告诉她我们马上就下去,保持一个礼貌的微笑看着这个不太可爱的蠢妞儿,直到她终于明白应该关上门离开。

 

“我,不想在家吃饭。”

 

KARRY突然拽住了我的袖子,低着头小声说,粉嫩的小嘴儿不满地撅起,一个相当符合他年龄的孩子气的表情。

 

“那我们偷偷溜出去。不过我得换一身衣服,太脏了,因为一个邋遢男孩儿。”

 

我开玩笑地指给他看我白色衬衣上的污渍,本想逗逗他叫他别再烦闷,哪知道这个小坏蛋扯过我的衬衣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把眼泪鼻涕都揩在上面,完了骄傲地俯视我,得意于又一次叫我没了辙。

 

“你是应该换一身衣服了,这身太正式,不太符合你的气质。”

 

“我什么气质?”

 

“居家?”①

 

我举起双手投降,不是投降于他的伶牙俐齿和不肯吃亏,而是他那活泼天真的小表情实在叫我无法招架。

 

我们都换了身衣服,在确定Barbara小姐不在大厅后,KARRY就像个小指挥官一般,趴在我的背上指着大门,无声地喊着出发。

 

我将他放在自行车后座,比之前要熟练不少地跨上自行车,急不可耐地蹬出去,激动的心情导致我好像幻听到了Barbara小姐气急败坏的优雅责骂。

 

KARRY坐在后座心情愉快地晃着腿,让我一不小心就失了方向,而只要我的车头一偏,身后就会传来他幸灾乐祸的悦耳笑声。

 

他在后头絮絮叨叨地想象模仿Barbara小姐的反应,说实在的,他的模仿能力并不高超,甚至于想象也有点保守而缺乏戏剧效果,但我并不介意为他捧场,并且乐此不疲。

 

在经过我们那可怕邻居的家门口时,我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敏锐地捕捉到了几个有趣的画面,不过别人的家事并不值得我费心,我现在应该思考的,只是该带我的宝贝儿去哪里吃什么。

 

“中餐怎么样?Barbara小姐好像没做过中国料理。”

 

“好啊!如果是重庆菜就更好了!”

 

“重庆菜?恩,让我找找……”

 

说实在的,这一顿饭吃的我并不能说十分开心,味道实属上等,但过于刺激的辣味让我眼前模糊得几乎看不清对面KARRY的脸,我不禁暗暗揣测,是否是小家伙那不可估量的自尊心作祟,叫他对目睹了他哭惨了的一面的我实施了小小的报复。

 

如果说开心有十分,对这顿饭的打分只有八分,而且七分都是因为KARRY,跟饭一粒米的关系都没有。

 

似乎是很长时间没吃到家乡菜的缘故,KARRY这回也被辣得够呛,期间他总要张开嘴,吐出一点舌头,小手儿在嘴边扇乎着,不停地发出嘶嘶哈哈的声音。

 

他一张小嘴儿都红透了,似乎还肿了些,原本偏薄的嘴唇现在丰厚性感,他还偏生要吐出舌头将嘴唇舔得光泽又水润,叫已经喝了不少水的我再一次口干舌燥。

 

“你能再答应我一个请求么?”

 

在回家的路上,本来一直哼着小曲儿的KARRY突然跟我搭话,我感觉到他抓着我腰间衣服的手力道大了点儿,似乎在紧张,这是完全没必要的,毕竟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当然。”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们行经一盏又一盏路灯,暖黄色地面上的黑影在我们脚下前前后后跑个不停。城市绿化的树木在我们头上遮出一片又一片斑驳黑影,我眼前忽明又忽暗,配合着我兴奋的脉搏,叫我头晕目眩。

 

而我身后的KARRY,我不用看也想得到,他在不断交替的光影中,毫不吝啬地仰起他那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儿,接受风与光,也接受尘和影,惊艳又动人,宁静又欢快。

 

“今天是我的生日。”

 

他的声音依旧干净透彻,又因为辛辣多了些罕见的炙热,听得我耳边发热。

 

 

汽车的尾气,孩子的笑声,泛黄的树叶,都随着风来到耳边又吹散在身后,只有他的声音盘旋又环绕,困在我脑子里不肯离去。

 

而我的声音,苍白又无趣,在他随意哼唱的歌声里,灰溜溜地逃远了。






①KARRY想说的其实是“宅”但我并不知道英语有没有这种说法,所以就当做KARRY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吧,反正居家和宅差不多(啥?)



TBC



感觉每一章都是过渡章

嫌弃自己的磨磨唧唧……

评论 ( 15 )
热度 ( 71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