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赫海|魔女 01~02

·请勿上升







01


月亮细得像是浓墨重彩的夜空被无意漏掉的一笔,薄薄一层晚云被风带着来,将深夜的最后一抹光亮赶尽杀绝烟消火灭。

黑漆漆的房子院外围着十几棵柏树,高耸阴森,靠着紫色断雾脆弱地连接,把古老建筑围得密不透风匿影藏形。

迷迷糊糊地撑开眼皮,入眼的自然是一片黑暗。幼小的精神世界不堪一击脆弱无比,他立马不安分地动起来,胳膊肩膀碰上冰凉金属卡拉卡拉地响,这才由手臂和腿弯处寒冷的压力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别人怀里。

瑟缩起手脚,他感到轻微的呼吸不畅,慌乱间伸手抓住脸庞边的链条和衣襟,耳边卡拉卡拉地响,接着头顶一凉,便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再睁开眼睛时,身上脏兮兮的破衣烂衫已经换成了缝着缎带的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大小肥瘦居然都意外合适服帖。

屋里很黑,只有床边点着一盏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油灯,金色火苗笔直向上不动不摇画一般的假,可他还是能看到不算近的距离外,一身黑衣的人闲适地坐在桌边。

“不是人哦。”

对方像是能听见他的心声一般,幽籁萧萧的声音传来,冷空气一样的宁静冷峭。

他微微张开嘴巴来传递惊讶之感,接着又听到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木地板的吱呀声紧随脚步声后,叮当作响也混杂其中,都是些细小的动静却叫他后脑勺隐隐作痛,阖上眼帘再睁开的瞬间眼前已经换了景象。

造型夸张的黑帽子下是一张半藏在阴影里的年轻男人的脸,眉毛短粗生硬,一对细长的眼睛周围是烟熏一般的青黑,犹如鬼魅。

他注意到那一双眼睛一黑一灰,黑的那只里头闪动着火光和人影,灰的那只则如一潭死水,无光无色。

殷红的唇悠然缓慢地轻启,露出一点儿白森森的牙和同样殷红的舌肉,口吐冰冷。

“我叫李赫宰。”

他愣了一会儿才乖乖点头,圆润的指头掐着身下的床褥薄被微微哆嗦,也不知是冷还是害怕。

“你叫李东海。”

“诶?”

“我给你的名字,李东海。”

他只能默默点头,先前的记忆潮水般涌来却又残缺不齐,像他能想起曾被绑在祭台上准备献祭恶魔,却记不得彼时的寒冷疼痛,能想起李赫宰如天神一般突然降临烧光自己手脚上的枷锁镣铐,却记不得被他抱在怀里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李东海盯着李赫宰胸前挂着的一条条金银链子发呆,两颊的婴儿肥微微鼓起,引得李赫宰伸手掐上去。

“先吃饭吧。”

他摸了摸被李赫宰掐过的地方,只觉得那一小块儿皮肤冷得都要结出冰来,于是也就没注意到对方向后转身时,瘦削下颚划出的一道冷硬黑线,漆黑袍子在脚边绕出的一个灰色半圆,黑暗尘埃里夹着的明亮又黯淡的幽光,而只看到他转身前留给自己的一个微笑。

既寡淡又温柔。



李东海狼吞虎咽完才开始打量这间屋子。

金属水晶和玉石随便地摆在缝隙角落,落着灰的大书架里挤着厚重的书,旁边的架子上落着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散出淡淡的香。

“您是魔法师吗?”

他扬起小脸,声音仍透着小心翼翼,只是眼里不再只有恐慌。

“不,我是魔女。”

李东海哑然,他既疑惑不解,又对这与恶魔同伍的名号感到害怕。

“魔女只是一种身份,和性别无关。”

李赫宰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同他讲。

“你也可以把我当作魔法师。”

“您会魔法?”

李赫宰点点头,盯着李东海眼里的欢呼雀跃打了个响指,桌上的一片狼籍便回归纤尘不染。

“你想要什么?”

他沉默了,不是没有想要的,而是想要的太多,一下子都堵在嘴边没法一拥而出。朋友玩具糖果,这个年纪的孩子拥有的东西他连见都没见过自然也想不到去要求。

他想起躺在祭台上的时候,左右晃着脑袋也只能看到冰冷的石板和夜空中的一抹月色。此前的日子里因为太阳一下山便会被锁进没有窗子的木屋里,连夜空都还见不着,第一次见到,却又是如此惨淡的景象。

虽没见过,可他知道夜晚的天上有星星,和那些画在地上的红色五角星不同,是漂亮的弱小的光。

他越想越渴望,只是犹疑着不敢开口。他不知道这个要求是否过分,也不知道与此相对的代价自己能否负担得起,但他此刻又的确需要明亮和美丽的存在来慰藉心灵。

李赫宰静静地看着他冥思苦想,声音低低沉沉,“把手伸出来。”

李东海听话照做,小巧的掌心朝上冲着李赫宰,对方俯下身子轻轻吹出一口气,一颗金黄色的光点便悬在那儿,独自绕圈打转作作生芒。

其实不过一个附上魔法的普通粒子,并非星星,也不名贵,却看得李东海如获至宝,捧在手心眼也不眨,直盯着猛瞧。

“以后每天都会有星星。”

李赫宰伸手轻掐住李东海细瘦的后脖子,将人缓缓带向自己。

微弱的光挤在两人中间忽明忽暗,李东海突然觉得手心发热,不烫,只是温暖,他于是将手掌缓缓挪向心脏。

李赫宰张开嫣红的唇,将冰凉的吻落在李东海滑到下颚的泪珠上,寻着泪痕一路向上直到湿润的睫毛,让小孩的脸上滴泪不沾。

魔女从嗓子眼儿里发出餍足的一声。

“多谢款待。”








02


透明的高脚杯搁在铺着黑色餐布的长桌子上,暗红的勃艮第酒几乎隐形其中,李赫宰掐着细长的杯脚把杯口贴近鼻子,毫无意外地嗅到了一股甜腥。

“传说勃艮第红酒杯这种原始的宽口香槟杯的样式是以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帕杜夫人ru房的形状来制作的,不知道那位淫/荡美人儿的ru汁是否也如此美味。”

说话的魔女勾着眼角朝李赫宰递来妩媚的目线,她举着杯子将醇厚坚韧的酒液灌进食道,丰润的嘴唇被染得红到发黑。

“听说你曾为她占卜,如何,国王的品味?”

李赫宰放下杯子转身离开,被无视的魔女眼里放出怨毒的光,一瞬又恢复到优雅艳丽的模样,笑着嘲讽对方迂腐无趣。

这是宴会的第一夜。

今晚巴风特不会出现,没有等级秩序的压制叫席间无色硝烟四起,剑拔弩张。李赫宰看着一桌猩红黝黑提不起食欲,他默不作声地跨过仪式一结束便因诅咒而歪倒在地,皮肤由干枯皴裂演变至破碎成灰的魔女使者,离开这荒郊草地回到卧室。

床尾对着的壁炉里柴火烧得正旺,他摘掉帽子脱去长袍,绕过奢华花哨的床与帷幔,找到被绑在床腿上的少年。

少年身上除了一件灰色斗篷外未着寸缕,他蜷缩在粗制滥造的布料里,汗湿了的额头靠在膝盖上,偶尔痉挛似的哆嗦。


和谐


宴会第二夜。

巴风特坐在长桌尽头,两边坐着一雄一雌两位恶魔。距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摆着黑色长桌,正位上坐着最高魔女,往后依次是三位次高魔女和十三位魔女贵族,最后的座位上是最高魔术法师,也是李赫宰的养母。

因为母亲的关系,李赫宰得以在魔女使者中第一个向巴风特礼拜。

他跪在巴风特脚边,在对方手背落下轻吻。

“汝今晚将是成年仪式。”

“是。”

“对方将是恶魔还是魔女?”

“是个还未过成年礼的人类少年,此前由我抚养,如同亲子。”

两位恶魔掀开眼皮懒散地看过来,鼻间发出不屑一顾的哼声。

“哦?吾期待着。”

向巴风特再次致礼,李赫宰便退下去寻他成年礼的祭品,一个对他满心崇拜与喜爱的不谙世事的漂亮少年。

“殿下,这可是一个狂傲的魔女呢。”

“是啊。”

女性恶魔左右摇摆着细长的尾巴,鲜红的嘴角扯得夸张吓人。

“要不要教训他一下。”

巴风特透过方形的蓝灰的瞳孔盯住年轻魔女笔挺的脊背,随即轻轻摇头。

“他将自取灭亡。”








tbc





蓬帕杜夫人: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的著名情/妇、社交名媛,是一个引起争议的历史人物,她曾经是一位拥有铁腕的女强人,凭借自己的才色,蓬帕杜夫人影响到路易十五的统治和法国的艺术。九岁时,一个著名的女巫曾预言她会成为国王的情妇。(这里的女巫即是魔女李赫宰)

魔女的宴会:指魔女们与恶魔举办的集会。进行崇拜恶魔、亵渎神等仪式。亲近在会场现身的恶魔之王撒旦并礼拜对方,亲吻其臀部,以表达忠诚。(这里因为亲吻臀部不太雅观所以改成吻手背)

巴风特:羊头恶魔,拥有女性双/乳的基督教恶魔之一。在巫术的传说里面,魔王撒旦常常会化作一只羊的形状,在女巫聚会的场所上,供众女巫来膜拜之用。




 
ps.

lof只放魔女跟监察者两篇连载,evil有点长又总被和谐懒得放,如果有宝宝懒得去wb看我再弄
之前搬到lof的赫海短篇如果有宝宝想看我再搬到这边来
希望观看愉快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