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赫海| 苦肉计

·请勿上升





 一月,上|海滩。


夜。



“海哥,又是李先生的花,你看这……”

他接过一大捧蓝色玫瑰,脸上有瞬间失神。抬眼朝最左边角落里的雅座望去,男人正拿着块绒布擦拭常戴的那副金边眼镜,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便停下动作,穿过舞池和李东海遥遥对望。

“代我谢谢他。”

“好。”

穿着西装马甲的侍者小心翼翼地穿过纵情声色的男男女女来到男人身边,他看年轻侍者俯身凑到男人耳边说着话,便捧着花去到休息室。

走到门口正巧碰上胡蝶,她似乎刚和几位常客敬过酒才回来晚了,脸色微红,额角多了丝汗液增添的光泽。

他和胡蝶一个弹琴一个唱歌,搭档演出在这白月宫歌舞厅里也快一年了。

其实像胡蝶这种小有名气的歌女按理来说是有单独的休息室的,但她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跋扈之人,反而觉得一个人用这么大一间休息室既浪费,又孤单。再加之李东海为人向来冷情自持,胡蝶也只当他是弟弟。于是,虽然二人男女有别,但也一直共用一间休息室。

“这位李先生倒是待你极其用心了。”

“姐姐在打趣我。”

胡蝶摇摇头,坐在被金色灯光照亮的镜子前,一点点抹去脸上厚重的眼妆,露出原本素淡的模样。

“你上上回说不希望他太破费,他就再没送过你手表或礼服。上回你又说不喜欢红色,他就换了蓝玫瑰。还不是把你的话全放在心里头了。”

“这样待姐姐的人不是多了去了,倒不曾见过姐姐动心。”

胡蝶站起身去拿衣架上的藏蓝色厚呢大衣,李东海也已经收拾妥当,便转过身帮她披上外套,细心地理好领子,又将一缕碎发认真别回去。

“你认识晓月吧,她先前看中了李先生,一个女孩子主动邀人跳舞,李先生却为了看你弹琴,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怕是只图一时新鲜。”

“在歌舞厅里弹琴的人多了去了,他为什么就图你这一新鲜,你是怎么呢,恩?”

李东海低着头红了脸,胡蝶知道他害羞,对于情爱向来闭口不谈,也就不再打趣他。

胡蝶的鞋跟高,再加上冬天瓷砖铺的地滑,两人总是互相搀扶着走。李东海为了扶着胡蝶,只好让她帮自己捧着花,走到大门口,还嘀嘀咕咕抱怨为什么要送这么碍事儿的东西。

“蓝色,倒也很配胡蝶姑娘。”

即使是上|海,入了夜的温度也高不起来,男人说话间吐出团团白色雾气,声音听着都带着冰凉。

“李先生,感谢您常来光顾白月宫。”

“胡蝶姑娘客气了,是我李某该向你陪个不是才对,今天才想起来,一直没给胡蝶姑娘送过花儿。”

“啊……”

胡蝶心思极为缜密,瞬间反应过来男人话里有话,尴尬地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花,想来是叫人误会了,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给姐姐送花的人多着呢,不会因为少了李先生一个就耿耿于怀。”

“那真是太好了。”

李东海开口及时解围,虽是叫胡蝶松了口气,但也将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

“我觉得道谢这种事,还是本人亲自来得好。”

暗指李东海今晚叫侍者传话,而不亲自道谢。

“谢谢李先生今晚的花,很漂亮,但我觉得,不适合我。”

“我倒觉得很合适。”

男人扶了下眼镜,脸上虽然挂着礼貌的笑,但语气却强硬得不容置疑。

“以后就不要叫我李先生了,你我都姓李,总不好都互相称李先生。”

街道上两辆黄包车相错而过,车轮声渐行渐远。街对面的包子摊正打开一个笼屉,混着肉/香的雾气往上蹿得老高。

路人要么行色匆匆要么忘情自我,总是没人注意到这边三人间不愠不火,礼貌得尴尬的氛围。

头上的霓虹灯光在男人脸上打下半阴半晴的光,李东海愣愣地看着他,猜不透对方揣着什么心思。

“我叫李赫宰。”

他将自己手上戴着的羊绒手套摘下,李东海本以为他是要握手,对方倒也确实握住了自己伸出来的手,却是手心朝下将手执起的姿势,将刚脱下的手套给他冻得发红的手套上。

“明天见,东海。”

李赫宰说罢朝胡蝶微微俯身算是鞠了一躬,转身前盈满笑意的眼睛透过镜片穿过霓虹牢牢印在李东海的视网膜上。

他手心滚烫,搀着胡蝶的手不自觉用了力,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只见那一张小脸红得不像话。

李赫宰的车从二人眼前驶过,李东海这才回过神来,催着胡蝶快些回去。

他从后视镜看到两人相依偎的身影,直到消失在街角,才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指尖,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柔软冰凉的触感。


和谐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