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凯| 余芒 02 (末世ABO)

·请勿上升真人
·ooc+复健慎入










在兵荒马乱的剧场里,有人拨开喧嚣朝他而来。

黑色的影子吞没银色的闪光,甚至于吵嚷与脚步踏起的尘埃都一并陷入沉寂。王俊凯由来人从地上扶起,揽在他腰间的手臂力道并不粗暴,但也正因如此,叫他只是挂在那人身上,而前进不了半步。

身后是前赴后继的记者,身前是目光怨毒的大明星,身边是不明底细的陌生人,王俊凯突然感到一丝恐惧,好似在千里赤地手无寸铁,偏又草木皆兵腹背受敌,而他拖着受伤的腿,疼得眼冒金星汗流浃背却寸步难行。

他其实少有如此狼狈的时候。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也在这个世界里摸爬滚打了许多年,早就习惯了万众敌对与仇视无数,仗着年轻气盛的无所畏惧,一路横冲直撞头破血流地到了现在,再艰险再难堪的场合都经历过了,对很多东西本应都已麻木,偏偏如今生出这点脆弱,叫他羞耻地几乎抬不起头。

他不认为此刻的恐惧是源于客观上的形势严峻,更不会承认是由于主观上的软弱无力,于是他把一切的反常都归咎到那个陌生人身上。

单枪匹马的王俊凯战无不胜,而一个同样脆弱却不肯离弃的援兵,反倒会熔了他坚不可摧的壳,露出柔软的内里,叫他不得不屈服于omega的天性。

心中几乎生出恨意,于是他下意识地抗拒起来,试图以细瘦的胳膊隔出两人间的安全距离。就像他每次把自己与阴郁、沮丧、胆怯,甚至于绝望,与一切一切的负面情绪隔绝开来一样的拼尽全力。

陌生人被他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的胳膊肘戳在肋骨上,似乎也能与他的痛苦感同身受了,不过或许也正是源于Alpha与Omega最本质的不同,前者比起后者的温柔奉献,更热衷于暴|力掠夺。

天生的体能优势将Omega的抵抗压制地过分轻而易举,王俊凯在身体腾空的瞬间被灌了满眼的五光十色,那些可见的浮华与不可视的虚荣刺得他头晕目眩,接着他比料想得更快地躺在了那个陌生人的怀里。

属于Alpha的炙热有力的大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将他整张脸埋进一副宽阔的胸膛里,也一并埋葬了他长久以来的垂死挣扎。于是他的倔强与骄傲、天真与任性,都与瞬间的夺眶而出一并流出体内,浸没在可能价格不菲的衬衫布料里了。

他伤心的不是众目睽睽下秃头鸵鸟一般的丑态,也不是可有可无的过度自尊。

而是那一刻的温暖与安心叫他清楚地意识到了,他确实是在渴望一个可以任他依靠耍赖的存在。

是人就都脆弱,生活重压下的一场感冒都能叫一个强壮的男人痛哭流涕,更何况王俊凯还是个装了满心纯真与温柔的孩子。

他强撑的铜墙铁壁在风雨中被日益腐蚀直到不堪一击,于是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趁机蜂拥而至,被公司同事出卖送到酒店大床上,由几乎同时间出道的“朋友”幸灾乐祸地告知他所有通告被取消,亲眼看着自己的广告牌一夜之间在这座城市里消失无踪,亲耳听着后台无处不在的戏谑与明目张胆的嘲讽,他从柔软到坚强到如今,终于不必逞强。

他整个人都缩在了那男人的怀里,就像个新生的婴儿,脆弱又无知。

“对不起。”

一句缺少主谓与前因的短句将王俊凯唤回了现实,他睁开一双朦胧泪眼,在记忆潮水般涌入大脑的过程中,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人。

小麦色的皮肤,利落的黑色短发,雕像一般的五官。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眉头紧锁,看上去很是担心。

陌生,而且不像亚洲人的长相。

“希望你明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帮你,一时心急使用了暴|力,对不起。”

他声音低沉,透着情|欲未散的沙哑,语气不算温柔甚至略显生硬,但不敷衍。

王俊凯被他抱着坐进浴缸,这才认出是在体育馆的浴室里。瘦高的男人站直身子,低着头,虽然仍旧面无表情,但却感受得到他的手足无措与尴尬。

“没关系,谢谢你。”

王俊凯的声音比他想的还要哑,说到句末都几乎发不出声。他费劲抬起手,奈何两手还都止不住颤抖,连一颗扣子都解不开。

“能,拜托你吗?”

男人瞬间如获大赦一般单膝跪了下来,伸手帮王俊凯快速地脱下了上身的衬衫。过高的体温在接触到没有半点儿热气的浴室空气时,就像高烧一般冰火两重天的难捱,王俊凯忍不住发起抖来,上下两排牙也跟着打颤,男人见状便去开水龙头,仔细调了水温,一边放水,一边去解王俊凯的腰带。

小巧的肚脐下,细小的汗毛根根竖起,男人动作顿了顿,抓着王俊凯两只手,让他抱住自己的脖子,把人从浴缸里提高几厘米,才把裤子脱下来。

“你能帮我拿一套衣服过来吗?还有镇定剂也一起,在我的休息室里。”

王俊凯两只手扒住浴缸的边缘以免滑下去,他后背紧贴着浴缸内壁,在男人的手挨到他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前开了口。

他其实不再是那么害羞的人了,尤其这几年的演戏经历叫他不论在镜头前还是私底下都放开不少。何况同是男人,对方又是出于好心帮忙,他本没理由因羞耻心而躲躲藏藏,只是由于该死的发情,此时内裤里的状况如何他不看也知道,而叫一个陌生的Alpha看到如此景象,显然并不明智。

“好。”

听到男人应声,王俊凯悄悄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对方动作没停,单手揽着他把他抱了起来,另一只手便拽下了内裤。

“唔……”

浸湿的内裤边沿压着他半|勃的性|器直到腿根儿,王俊凯扒着男人的后背忍不住哼出声,对方体贴地无视了他瞬间变红的脸,将内裤褪到脚踝,再单手钳着他细瘦的脚腕将湿淋淋的内裤拎了出来。

“麻,麻烦你了……”

“趁你还清醒,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

王俊凯脸色不太好地盯着缓慢上升的水面,一边悄悄弯曲双腿试图去遮挡下|身,一边努力集中注意力去听。

“什么?”

“保守估计你服用镇定剂应该有五年以上,虽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五年甚至十年用|药都不算久,但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镇定剂带来的副作用显然已经……”

“谢谢你的提醒,我想我当时只是太紧张了……”

这回是对方没等他说完。王俊凯看着一脸严肃地把他圈在两臂之间的男人,下意识朝后仰头,以不至于他们离得太近。

“我不希望有一天不得不用性|爱去应付你的发|情期。临时标记显然是最好的选择,那并不会影响你的未来,只是让你在找到合适的伴侣之前不再受生理的折磨或是药物的控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如此抗拒?”

“你是说我们之后还会在一起?”

男人被王俊凯的问题问得愣了几秒,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谈话能力很不一般,话题转得又快又自然,而他又对着那双盛了水光一般的眼睛发不了火。于是他猛地站起身来,伸手关了水龙头,然后就只留给王俊凯一个背影。

“反正一个人也是走,两个人也是走,这样至少还能有人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死的。”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也没怎么样。”

他往门外走去,修长的腿两步就站到了门前,而王俊凯盯着他瘦削坚挺的背,突然想到这个人或许和自己一样害怕寂寞。

“对了,你的休息室在哪?”

“就在前面不远,门上有我的名字。”

“所以,你的名字是?”

“……王俊凯。”

“知道了。”

在门关上的前一秒,他瞥到了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绯红,在心里小声道了句歉,然后终于如释重负地躺了下来。

他有些吃惊,程度大概不亚于刚刚男人被反将一军的惊讶。倒也不是觉得自己名气有多大,只是在演唱会当天出现在场馆里的人居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王俊凯不得不开始怀疑是不是贴了满馆的海报P图过度了。

他又想起昏迷前的经历,突然意识到外面的世界可能已经天翻地覆,对家人的担忧叫他待不住,然而尚未服用镇定剂的他还浑身燥热难耐,手脚也不听使唤,此时只能坐在这儿默默祈祷。

前几年他接受的一个采访似乎问过他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虽然想不起具体答案,但当时的回答似乎不算积极。

其实王俊凯从来不是个能忍的人。他受不了疼,也不能忍受虫子待在身边超过一秒,只是讨厌与不得不做又是两码事,再受不了疼他也受过了很多疼,再讨厌虫子他也为了娱乐效果一次次叫得哑了嗓子。所以就算再不愿看着人类之间相互厮杀,他也得在这个世界里努力活下去,哪怕需要他去厮杀。

他把自己缩起来,就像那天在剧场缩在那个陌生男人怀里那样,像个新生的婴儿,脆弱无知,唯有生命尚且开始。

一切尚且开始。








男人去的不久,很快就拿着衣服和药回到浴室。他把衣服放在一边,用王俊凯放在休息室的保温杯里的水喂他吃了药。

“你洗吧,我在外面等你。”

“好。”

皱着眉咽下两枚药片,许久未喝水的嗓子里一阵腥涩,王俊凯整张脸都要皱起来,嫌弃般地把水杯递给男人。

体内的燥热比以往都更缓慢地褪去,或许他身体的抗药性的确已经不容忽视了。王俊凯一边清洗身子,一边认真去考虑男人的提议。

等他身体恢复力气,浴缸里的水也几乎凉透了。换好衣服出了浴室,男人正背靠着墙闭目养神,听到声响立马看了过来,王俊凯才注意到对方比自己还高出了一个头,第一次对自己一米八有余的身高感到了压力。

“走吧。”

“等等,你也去洗一下吧。”

男人侧着头看他,王俊凯发现他似乎很喜欢皱眉,惊讶的时候皱,疑惑的时候也皱。

“我没关系。”

“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俊凯摸了摸鼻子,往旁边挪了一小步,让出浴室的门,也远离了男人把他罩了个完全的影子。

“你信息素的味道太大了,我不太舒服。”

“……”

男人没说话,王俊凯从他脸上再一次见到了异样的红,接着就看他逃似的迅速拽开了浴室的门。

“那个……”

“还有什么事。”

“我还没问你的名字。”

“Faris。”

“是法国名?”

“一个名字罢了。”

Faris进了浴室,他似乎不太想讨论他的名字,又或许只是没什么可说。王俊凯暗自提醒自己以后不要再过多询问对方的身份,然后学着Faris之前那样背靠着墙等待。

手里攥着药瓶刚一靠上墙,瞬间又整个人弹离墙面。后背撕裂般的疼痛叫他龇牙咧嘴地几乎要挤出眼泪来,弓着背把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往疼痛的位置摸,只是还没摸到地方,心里就凉了半截。

指尖先是感受到温热的液体,然后他摸到皮肤上一道嶙峋的伤疤。





tbc



之前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然后又感冒过敏轮番轰炸,因此一直停更实在抱歉(;´༎ຶД༎ຶ`)
复健产物写的不好,后期会加油o(`ω´ )o
感谢还在等我的小天使们💙

评论 ( 17 )
热度 ( 63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