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咩

(按入坑顺序)

super junior 》李赫宰&李东海

王俊凯

Arashi 》团饭* all二+模特 天然 sj

*二次元本命一堆,若有产出再添

列表持续更新中…

|all凯| 孽 03

·本章磊凯线终于浮出水面可喜可贺

·年龄操作 凯23 磊17

·剧情开始狗血向请注意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上升真人









耗子快打烊时才露面儿,扯着我的胳膊把我拽到吧台一角,左右张望了一阵,凑在我面前一副贼眉鼠脸的样子。

 

“吴亦凡跟小凯什么关系啊?”

 

“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什么都知道么。”


我心里头气不顺,语气也变了味儿,换作平时耗子也该琢磨出不对劲,不过今天他的心思应该都在八卦上,一对小眼睛眯缝着盯住休息室的门,好像能穿过去看见里头似的。

 

“唉,说正经的,吴大少爷可是京城人尽皆知的不近女色,没想到是好这口儿啊。”

 

耗子的语气听的我很不是滋味,也不收着力气,拿胳膊肘给了他一杵子,让他自己捂着肚子乱叫。

 

“你干嘛呀!”

 

“来这儿就是好这口儿?说不定是来抓你这小贼的。”

 

我嘴上损着耗子手上忙着擦杯子,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希望他另寻目标,可耗子却不恼,不依不饶地又缠上来。

 

“你还别说,我当时真以为他是来抓我的,吓得我魂儿都没了。可一想,我偷的那点儿东西,还惊不动吴大少爷。”

 

“当时?”

 

“就他跟小凯进休息室的时候,吓得我直接躲柜子里去了,还好小凯关门声大,把我这边的动静都盖住了。”

 

“你当时在休息室?”

 

我猛地回过头,手里的杯子险些摔到地上去,耗子急忙伸手来接,叫我看到他那两只空荡荡的衣袖,一对灰色的手臂瘦得皮包骨头,这样一双胳膊的主人塞进衣柜里头倒也不是难事。

 

“你想不想知道他们都说了什么?”

 

耗子以为我也提起了兴致,一脸的得意,叫我看了却愈发讨厌,只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杯子,“爱说不说。”

 

“一开始我也没听着,光顾着害怕去了,等我冷静下来,就听见小凯好像是哭了,抽抽噎噎地说他不想看到吴亦凡,吴亦凡只顾着说对不起,小凯让他走,吴亦凡就说,他还会再来。”

 

耗子一番描述听的我云里雾绕头晕目眩,胃里头直犯恶心,只能咬着牙推开他把杯子先放好。

 

“你说他俩到底什么关系啊……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吴亦凡是真猛啊,力气大得吓人,他压着小凯时那胳膊上的肌肉,手上一用力就把衬衫扣子都扯崩了,啧啧,这要真做起来得什么样儿啊……”

 

“行了!你赶紧去干活吧,再赖在这儿,我就跟教头告状去。”

 

“你个小屁孩,还告状,就好搞这种特务工作。”

 

耗子讪讪地走了,我心不在焉地收拾完手边的活儿,就看见王俊凯从休息室里走出来,他穿着一件藏蓝色的长外套,正往手上戴手套,走过吧台时向我挥了下手就算是打招呼,我急忙喊住他,问他要去哪儿。

 

“药店。”

 

“等我,我也要去。”

 

我急急忙忙地跑进休息室,一手拿着外套一手拎着围巾跑出来,王俊凯正在门口晃悠着,还好看起来并没有不耐烦。

 

我匆忙穿上外套,站到王俊凯面前,仗着一点儿身高优势,二话不说,直接把围巾往他脖子上绕。

 

“你肩膀伤还会疼吧,小心别灌进去风了。”

 

“哦。”

 

他乖乖地任我摆弄,被屋内暖气熏得微红的脸颊藏在白色围巾后头,叫他整个人都变得柔软,我出于一点小小的私心,从前头环住他,在他颈后绑了个蝴蝶结。

 

“你买什么药?”

 

冬日的北京城冷得叫人几乎张不开嘴,我双手笼在嘴边哆哆嗦嗦地问,他悠悠吐出一口白色热气,在黑夜里徒增一团光明,完了往围巾里缩了缩,试图把冻红了的鼻尖也藏进去。

 

“止痛药。”

 

“恩?之前的吃完了?”

 

“扔了。”

 

“怎么?”

 

“那个是吴亦凡给的。”

 

他声音闷闷的,听上去有些委屈,好像在埋怨我的知情不报。

 

我只能讪笑,又被冷风灌得龇牙咧嘴,王俊凯斜眼瞄了我一眼,眼睛弯弯的,终于是笑了出来。

 

“你要买什么啊?”

 

“啊?”

 

“你说你也要买药我才等你的。”

 

“哦,我忘了带钱,今天先不买了。”

 

“我买给你。”

 

“不用了,也不急。”

 

“哦。”

 

一时间没了话聊,我却不觉得尴尬。来到这边后,和我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就是王俊凯了,我们几乎同吃同住,很少有分开的时候,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像现在这样相对无言,但我却莫名其妙的,只感觉亲切又自在。

 

我走在他左边,身高原因,稍微偏头就能看到他的头顶。他的头发很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比围巾上的细流苏更飘逸些。

 

王俊凯很瘦,但不是耗子那种病态的瘦。他虽然个子够高,但骨架纤细,23岁的年纪,看上去却仍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我向前张望了一阵,隐约记得前面有家衣帽店,果然没走几步就看到仍亮着的招牌,抢在王俊凯前头急忙跑过去,匆匆看了一圈儿,果断地买了顶黑色粗毛呢贝雷帽。

 

“你不是说没带钱么。”

 

王俊凯站在店门口跺着脚,动作轻盈地好像是在跳舞,他语气里没有诧异也不带调笑,听不出多余的情绪,我也只好笑笑,边给他扣好帽子,边前言不搭后语地糊弄着,好在他也没想要抓住我不放。

 

“阿青,你想家吗?”

 

阿青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里连个青的音儿都没有,只是刚来这里时,不愿意说自己的真名,又因为穿着青色的衣裳,就直接被唤作阿青了。

 

“你不说,我倒也没想过。”


“那你有想的人吗?”

 

我想了想那个白发苍苍,发起火来额角的青色血管高高凸起的我的父亲,突然意识到已经三个月了,这还是我头一回去想他,于是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想着他此时是否已经入睡,还是说像以前那样,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一趟又一趟地来回踱着步。

 

“怎么才能不去想?”

 

“这个啊,想家就回家,想人,就去见他呗。”

 

“如果能见到,怎么还会想呢。”

 

王俊凯仰着头往天上看,这似乎让他的平衡感受到了影响,走几步就会撞到我的胳膊,传给我柔软又厚实的触感,我只老实地叫他撞着,好把他和马路上的车辆隔离。我低着头叫微长的刘海戳在眼皮上,来掩饰我偷瞄他红扑扑的脸和亮闪闪的眼睛的视线。

 

“下雪了。”

 

他把头仰得高高的,三个字说的不忧不喜,空灵得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有着古怪的魔力,我却罕见地没被这声音诱导着往天上看,因此也就没错过他从眼角滑到下巴又滚进围巾里的一滴泪珠。

 

“骗你的。”

 

他将半张脸都藏进围巾里去,低着头默不作声地走,不再左摇右摆地撞上我的胳膊,也不肯再说一句话。

 

而我只能疯狂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叫那个生性凉薄的王俊凯如此挂念,顾不得冬夜的寒冷也要流下一滴热泪。


快到店门口的时候,王俊凯却突然停在了路口,他轻轻叹了口气,转头叫我先进去。我正诧异,顺着他视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才了然。 


我拎过他手里的袋子,说了声外面冷快些进来,边装作回去的样子,等王俊凯走进巷子便又原路返回躲在一旁。


吴磊佝偻着身子背靠墙壁站在巷口,王俊凯也就没走得太深,直挺挺地面对着他站。


吴磊身材修长,即便冷得缩着身子也比王俊凯高出一些,他眼睛藏在黑色阴影里,微微俯视着王俊凯,嘴里头还叼着烟,一缕灰白被风吹到王俊凯脸上,叫从不碰烟酒的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你多大就学人家抽烟。”


王俊凯把吴磊嘴里的烟夺了过来,带着点火气扔到地上,紧跟着一脚踩灭了火星。


“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吴磊笑起来,我这才注意到他下巴上没刮干净的胡茬覆出的一片青色,这跟他以往的形象十分违和。


“你怎么这么幼稚。”


“我什么都不及他,只能比他幼稚了。”


“没意思吴磊,我不是小姑娘,你这些治不了我。”


“我没想治你,只是想你了。” 


“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是兔爷儿,没义务陪你玩爱情游戏。你来找我,我给不了你任何回报,你回去还得受罚,你图什么。”


王俊凯甩开吴磊伸过来的手,警惕地后退一步,眉毛皱得快要连成一条,音调也不自觉提高,听起来却是终于有了些温度。


“你在这,就用不着去找什么意义企图了。”


吴磊站直了身子向王俊凯走过去,巷子狭窄,两人一进一退,两下就又挨上了墙。


吴磊一只手放在王俊凯背后,让他不用倚上冰凉的墙壁,另一只手抓住王俊凯的胳膊防止他躲开,这才终于如愿以偿地靠上去,额头抵着王俊凯冰冷的胸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我不会把你让给他的。”


王俊凯小幅度地哆嗦了一下,呼出的白气在吴磊头顶缓缓淡去又清晰,他终于是放弃了挣扎,仰起头任吴磊抱得越来越紧。


“你不属于吴家,我会给你自由。”


吴磊在王俊凯胸口蹭了蹭,像是在撒娇,语气却是与动作不符的坚定有力。


“磊磊……”


他无奈地呢喃,胳膊沉重地抬起,将手贴上了对方坚硬的侧脸。只是两层皮肤间还隔着手套粗糙布料,既不柔软也无热度。






TBC



之前去采风来着,回来就一堆作业,终于抽出时间更这篇

事先说好,这篇剧情真的狗血,而且走向或许会迷…

如果顺利,洛丽凯也快步入正题了


评论 ( 3 )
热度 ( 53 )

© 羊咩咩 | Powered by LOFTER